海南网

无双萧君奕是哪部小说_无双萧君奕是什么小说

完本

夜深闲共说相思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碟晓菜 主角:无双,萧君奕 标签:古言,王妃,宫廷,宅斗,暧昧

今天小编带来夜深闲共说相思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无双,萧君奕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一碟晓菜,大婚之夜,她代妹出嫁,岂料洞房内惨遭骗婚,新郎竟换成那个一年娶四妻的大色鬼。听闻他有克妻之命,四个妻子皆活不过三日,很不幸她误打误撞成了第五个。为活命,成亲当晚她火烧新房,拐带美男一名趁乱逃走,谁知美男半路翻脸,竟将她就地正法,“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

夜深闲共说相思精彩章节:

男子依旧不理不睬,继续喝酒。

无双一把夺过他的酒杯,重复道,“借我点钱!”

“你就这么想嫁?”

他倚着窗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无双只觉莫名其妙,“不是嫁人,是借钱。”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他吟诵起来,没有刚才的冰冷之态,语调异常平缓且低沉,让人的心也随之柔软起来。

无双有些窘,这就是《池上双鸟》的内容,所叙确实是一个想婚嫁的青楼女子。难怪他会那么问,恨嫁之心真的是溢于言表。

“这诗不错!”

听他如斯赞赏,无双既惊又喜,可是现在,她更想要钱,不由得又俗气道,“能否借我点钱?”

“为何找我?”他抬起眼眸,脸上还是那似狮又似虎的面具,虽怪异,却也分外霸气。

“我只认识你啊!”

“我们认识?”

无双有些局促,却强词夺理道,“你把钱借给我,我们不就认识咯。”

“呵……”他笑了起来,嘴角上扬,吐出的话语却是格外的冷漠,“不借!”

“你……”无双急得真想扒开他衣服抢了,“你到底怎么才肯借?”

他悠悠转回目光,在她身体上游走,无双紧了紧衣领,“你别乱看,我卖艺不卖身的。”

“咳咳……”

显然是被她的话呛到,他不自在的轻咳了两声,旋即才讥诮道,“这样的身材也不值这顿酒钱。”

“你……”

平白被他嘲讽,无双气得火冒三丈,却见他掏出钱搁在桌上,“拿去。”

“多谢,我一会儿就回去拿钱还……”

还没谢完,他一摆手,“不用,这是施舍。”

施舍……

无双碰到钱的手一顿,终究还是缩了回来,冷声道,“打扰了。”

他倒有些意外,“不要呢?”

“你要想摆阔充头尽管找别人,我才不会站在这儿,任你羞辱。”

说罢,见店内设有古琴,遂不顾店小二的阻拦,坐到琴架后,清声道,“各位客官,光饮酒略显单调,小女子愿抚琴一曲给各位助助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多谢了。”

反正刚才吵闹,恐怕众人皆知她是青楼女子,如此抚琴讨赏也没什么大不了。

无双思定后便也静下心来,玉指轻舞,拔动琴弦,紫蓝色广袖和琴身交相辉映,须臾,便有悠扬婉转之音自指尖飞泻而出。

那曼妙琴声好似泉水叮咚引人入胜,仿佛转瞬之间,便已到了一方世外桃源,山清水秀、烟雾缭绕,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

忽而,琴弦一挑,旋律陡然一变,毫无之前的祥和之态,竟蓦地升起一股肃杀之气。曲调渐变高亢跌宕,宛若千军万奔腾而过,铮铮作响。

既然她不要钱不领情,他也无所谓,继续临窗饮酒。本是漫不经心,谁料还是被琴音吸引,抬头凝视她的目光中,不由得生出些许惊艳之色。

她坐在那里,目如春水,温柔且坚毅的平视着前方。不矫揉、不躲闪、不卑怯、不示弱……仿若天地就只有她一人!

四周一片沉寂,他掠过人群就这么远远的注视着她,从未想过,这世上,竟有一个女子,能将一曲《广陵散》谈得如此荡气回肠、慷慨激昂!

她就像只凤凰傲立在人群之中,再也没有人敢小觑、蔑视。

感觉有目光灼热的投射过来,无双不经意的撇过目光,只见万千礼花映衬下,他临窗而立,玄衣玉带,好生颀长挺拔,像棵苍劲的松柏一般,让人渴望依靠。

不过一想到他冰冷的态度和刚才的“施舍”,无双就满心不悦。

然而,哪怕被她逮到,他的目光也没有丝毫躲闪,依旧用那双深邃且冰冷的眸子凝视着她。

无双实在无法揣度他在想什么,却也并没有回避,而是直视着他。他的面具,是狮子还是老虎呢,她依旧在想。但不得不说,很漂亮,虽然看似狰狞,却贵在特别,是她从未见过那样的图案。

激荡的琴音中,他们四目相对,没有人逃避没有人怯懦,仿若此时此刻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仿若,这一曲,只为他奏。

她的不甘、她的愤怒,他似乎都懂。

渐渐的,他眸中的冰消融,目光似火,就这么炙热的盯着她瞧。无双终是抵御不了那样的目光,偷偷躲开视线,只是片刻,她再度鼓起勇气回眸之时,他却已不知去向。

她仓惶的在人群中搜索,可是没有,没有他的身影。

手上依旧弹着那首曲子,却顿失刚才的气势磅礴,好似无人欣赏一般,这琴声没有了激情,了无生趣。

须臾,一曲毕。

无双失落的坐在琴架后,久久才晃过神来,桌上已然有客官们的打赏。她心底掠过一丝苦涩,将钱转手递给小二。

“不用了,刚才那位客官已经替你付了。”小二指着窗边的位置。

是施舍吗?

无双想着他的话,心里满不是滋味。

“那位客官说不是施舍,是姑娘的琴音值这顿酒钱。”小二说着,将面具递给无双,“这是他留下的,让姑娘静候佳音。”

无双吃惊的接过面具,他懂读心术吗?竟连她会误认为是施舍,都猜得透彻。只是,静候佳音是什么意思?无双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很多年后,当她再次想起今日的种种,终是忍不住一声叹息。

或许一切都是天意,因一场错误的相亲,她与他在人海中狼狈相遇,自此,纠纠缠缠,竟一错再错。

夜,渐深。

无双握着面具,走在人群喧闹中,终于,在一处更为热闹繁华的地方,她止住了脚。

抬眸,“天香楼”三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

这就是她的家,方圆百里最富盛名的青楼乐坊。而她的娘亲,则是多年前艳名远播的舞姬青黛,如今已是美人迟暮、隐匿而居。

无双和娘住在天香楼后院,较之前面的人声鼎沸,那儿要显得清冷多了。

“无双!”

无双前脚进院门,秋容后脚就跟来了,一脸急切的问,“怎么样呢,见着张公子了吗?他怎么说,下次什么时候见?”

“人是见着了,只是、只是……”无双支支吾吾,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只是怎样?”秋容急了,“快点,我一会儿还要去跳舞,好不容易抽空溜出来,你倒是快说呀!到底怎样呢,说啊,无双……”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