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网

华鹊陈圆圆幻手奇医_华鹊陈圆圆幻手奇医小说阅读

完本

幻手奇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狂少二十三 主角:华鹊,陈圆圆 标签:都市,暧昧,神医,斗争,权谋

今天小编带来幻手奇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华鹊,陈圆圆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狂少二十三,华佗后裔纵横都市,一本《华门经》的神秘古书开启了华鹊的金色大门。从一个妇产科实习生,到一代大医圣的进化史。治癌,续命,接骨,易形,创造一个个的人体与生命奇迹。达官显贵趋若鹜,妙手争春竞风流。官商捧他,美女爱他,穷人拥戴他,他便是史上最年轻的中华医圣,小华鹊!!!

幻手奇医精彩章节:

“韩院长,刚刚真是多亏了这个小兄弟了,没想到矿物医院还有这样的人才。”陈局长理了理刚刚被他弄乱的韩正德的衣领,好像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被他一句话就给笑过去了。

韩正德也只有迎合的份,把华鹊叫了过来:“这是我们妇产科的华医生,既然他有法子,这件事就交给他吧。”

陈局长看了看华鹊,虽然不知道他刚刚用了什么神奇的办法将自己女儿唤醒,但是现在他依旧不放心把女儿的性命交给这小小的矿物医院。

于是陈局长摆摆手说道:“华医生年轻有为,将来一定能成大器。不过我女儿的情况看来严重得很,韩院长,您还是给我联系省里的大医院吧。”韩正德点点头,此时他与陈局长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个华鹊虽然露了一手,但是依旧未能完全相信他,不敢抱有侥幸,也答应了陈局长的要求。

华鹊在一边自然是没有意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在大家愉快的决定完以后,徐元华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连忙伸出双手与陈局长寒暄起来:“哎呀,这不是陈局长吗?”

“你是?”

“我是徐元华啊,去年的全市医疗大会上,我们还见过面呢,我还跟您和书记握过手的。”陈局长显然记不起来了,只是敷衍两句,于是又把重心说到转院的问题上去了。可徐元华却又接嘴到:“陈局长,您要不介意可否让我说两句。”

“你说。”陈局长和韩正德被打断有点不高兴,想看看这徐元华能说出什么。

徐元华抿嘴笑笑,将华鹊给拉到身边说:“这位华医生想必您已经认识了,我觉得您女儿的病症想必他现在是最清楚的。如果让令千金转院去省里,舟车劳顿的,怕加重病情啊。”

华鹊推开徐元华的手,不想跟他扯蛋,说:“那也可以让省里的专家过来啊。”华鹊的建议还是被徐元华给推翻:“这也不行,专家不是说来就能来的,要是拖个几天,来了再开个研讨会什么的,这不是耽误时间嘛。”

“那依你看呢?”华鹊隐约感到一些不好的预兆,徐元华说:“你既然有办法将一个多月没醒的病人给弄醒,那你也有办法让她彻底康复。”惹祸的张丰收一直没说话,但是他也感觉到这徐元华不怀好意,也跟华鹊一起拒绝了他的说法,要让省里的专家来。

可这时候的陈局长却好像被徐元华给说服了,他点了点头:“还是徐主任考虑的周全。省里的那帮老家伙确实难请得很,就算过来也得花时间,我女儿现在可耗不得。再说她已经这样了,转院也确实费劲。”

徐元华微微一笑,看着华鹊和张丰收,陈局长点了点头:“看来我女儿的性命,还是得拜托这位华医生了。”

华鹊眉头吃紧,有些勉为其难:“陈局长,我跟您一样,也是一个多月来才第一次见到您女儿,恐怕我的用处比不了那些老专家。”华鹊这样说,反倒将陈局长给惹得有些生气:“那我女儿现在走也走不了,出现这样的情况都是你们医院的责任。”

见局长发火了,韩正德连忙打圆场说:“不如这样吧,咱们折个中。我呢,还是去请一请省里的老专家过来,在这期间,令千金就由华医生全权照顾。”

“那好吧,这也是没有办法。华医生,我女儿的这条命,可就摆脱你几天了。”陈局长说完拍了拍华鹊的肩膀,又有些严肃的将韩正德给叫了出去。

徐元华依旧抿嘴一笑冲着华鹊说:“你要真有本事把这女的救了,说不定你未来还真能做个主任什么的。”说完便走了,跟着他一起出去的,还有那几个站在门口的医闹,他们似乎心情也不错,完全不在乎在这雨夜里湿透了的衣服。

待所有人走了以后,华鹊这才拉着张丰收问:“师父,我不在这一个多月,怎么就被那家伙给阴了。”

张丰收低着头说道:“这也不怪徐元华,确实是我的错,我接生的时候,犯了一个技术上的小错误。”

华鹊不免卧槽了一声,还一个小错误,你一个小错误差点把局长女儿的命都给搭进去了。

张丰收也愧疚得很,一直心惊胆战的,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到华鹊身上了。

“华鹊,你来实习这么久,我对你怎么样你可是知道的。普通人就不说了,这可是陈局长的女儿,你可得给我看好这几天,等专家来了,咱们就松口气了。”

华鹊嗯了一声,又问:“那陈局长是个什么官啊,咱们韩院长好歹也是有编制的领导,他怎么敢动手动脚的。”

张丰收哀叹道:“这我不太清楚,倒是那个徐元华比较熟悉官场上的事情。我只知道陈局长的座驾车牌是006结尾的,我听说001是市委书记的配车,002是市长的,以此类推。”

华鹊惊出一身冷汗:“那他是市里的六把手?”

“好像不是,他那个官职是不够坐006那个车的,不过有实权吧,过几年还要调到省里去,我也是听人家说的。”

“难怪那么吊,看来有能耐的人,脾气都不小啊。”为了稳妥起见,华鹊在病房里陪了这个女患者一晚上,期间又仔细对照了家传的《华门经》,继续给陈局长的女儿疏通了一下经脉,多做几次,还没等那些专家过来,女孩儿就该好得能下地走路了。

可华鹊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拔掉的针管居然又让人给插了回去,他连忙查看了女孩儿的情况,刚有点血色的小脸又变得一片死灰。

这他妈是有人要你的命啊!拔掉女孩儿手上的输液针管,华鹊连忙打电话给了张丰收,张丰收过来以后也吓了一跳。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成这样了?”

华鹊骂道:“有人在做手脚,想陷害我们。”

张丰收惊了一下:“那会是谁。”华鹊眼睛转转:“还能有谁。”

“难道是徐元华?”华鹊无奈:“这可不是我说的。”

华鹊发现,张丰收在与徐元华的对抗中一直处于下风,一是脑子没有徐元华那么好使,二是没有徐元华那么会结交人。从昨天对陈局长的接触就看得出来,自己要一直这么跟着张丰收,迟早要倒大霉。

俩人正查看着女孩儿的情况,一边想着办法的时候。徐元华又恰巧走了过来,哎哟喂的说:“我怎么远远的就听见有人说我坏话啊。”张丰收被人抓住把柄,一时间不好还嘴,任凭徐元华一惊一乍的继续说:“呀,陈局长的女儿怎么成这样了。华鹊,昨天不是你一直在这照顾的吗,不行,我这就给陈局长打电话。”

话刚说完,心里直哆嗦的张丰收连忙拉住徐元华,乞求道:“徐主任,大家同事十多年,你有必要这样吗,不如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共渡难关嘛。”

徐元华撒开张丰收的手,鄙夷道:“祸是你闯的,天塌下来,你自己扛。自己想办法去!”说完便大摇大摆的要走出去,好不得意。可华鹊却突然叫住了他:“医院里监控这么密集,把昨晚的监控调出来就行了,有谁进来过,一目了然。”

徐元华接下来的反应却没有华鹊想象中的那么惊恐,而是很淡定的说:“那你可以去调啊,我现在就陪你去。”

华鹊虽然知道这家伙诡计多端,但还是要坚持要去看监控。三人一起来到保安值班室,巧的是偏偏陈局长女儿所在的一号楼的监控系统瘫痪了,而其他地方却又是好好的。

华鹊忙问是怎么回事,值班保安说:“昨天那伙医闹来闹事的时候,就打砸了一些东西,加上昨晚又下大雨,所以就……”

“哪里都好好的,偏偏就一号楼的坏,有这么巧的事情!?”华鹊有些生气,保安解释道:“可那伙医闹昨天除了去过一号楼,也没去过其他地方啊。”华鹊和张丰收有些无计可施,难不成我真要和张丰收一起背这个锅?

就在这个时候,徐元华已经一通电话打到了陈局长那里去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