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网

消逝的影子天堂使者水冰_消逝的影子天堂使者水冰小说阅读

连载中

消逝的影子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天堂使者水冰 主角:金汐妍,何君 标签:都市,社会,情感,悬疑,推理

今天小编带来消逝的影子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金汐妍,何君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天堂使者水冰,美人儿的死亡是意外事件还是谋杀?到底是谋杀还是自杀?杀一个人是死,杀两个人是死,为何分次招供?他以退为守,至死也要保护真相,可他保护的是真正的真相吗……当真相呈现,泪就下来了!而泪下来,人就升华!与案子主要人物相关的人无不经受历练,令人唏嘘,却值得!哪怕影子是苍白的,那也能看到,它在奔跑!

消逝的影子精彩章节:

如果我们麻木的灵魂不曾被震撼过,那是因为你不曾遇见过生命中那无法想象的爱恨,深深的无奈、深深的绝望!我们再没有力气对着苍天怒吼,只有沉默,沉默,哀悼……

残忍的不是终结生命,而是影子的消逝。

真相,怎么能忍心相顾?

第一章

何君围上围巾,在玄关处站住,转身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以前早上上班,买回早餐后,他都是先行一步出门。每次在这玄关,他都要轻轻地拥一拥她,然后,吻她的额头,闭目静气,深深吸入她的气息,个中滋味以及这种情形想必无人知道……

楼下一百米的地方,距主路几十米远有家早餐店,是一对中年人吴哈儿与老婆王莉花经营的夫妻店。

“新年好,早啊何医生!”老板娘招呼着,手脚麻利地将一份热干面和一份牛肉通心粉递到何君面前的案板上。

这时远远近近传来些零星的鞭炮声,从初一到十五这种情况会持续。

何君掏出两份的钱放在案板上,脸上只是艰难地挤了挤,推开那份牛肉通心粉,端起热干面坐到一旁的小桌边。

“瞧你个猪脑壳,你这都是第几次了?吃屎你都改不了吧?”吴哈儿一旁吼着老婆。

“何医生总是每次要两份,临走之前把牛肉通心粉送到老婆手上再去上班。你看人家对老婆多好,你个粗人,活该你是做早点的命,一大早的,你凶什么凶嘛?”

“还指望我嘴上抹蜜,放下功夫跟你鬼媚鬼媚的?你个黄脸婆能跟人家老婆比?”吴哈儿叹了一声,拿起案上多的那份钱送还到小桌上:“唉,这个死女人,害的我不知不觉也跟着她说了半天。”

老板娘这才回悟过来人家的老婆已死了,赶紧苦笑着赔不是:“别见怪啊,何医生,你看我也是的,习惯好难改啊!”

“我也习惯了。”

老板娘半天都没明白这句话。

何君再没说什么,吃完起身犹豫了一下,那样子好象吃完后不知再干什么似的。到单位上班的时间这时还充裕。早点摊往南走约二百米处有一条东南方向去的叉土路。在叉路口,他再次犹豫了一下。笔直往南走就是去他所在安康医院的大路,叉土路则是妻子去城东幼儿园上班的近道。土路路况极差,因为这是一片小产权房违建区,城区的边缘地带。

走在土路上,几乎没有遇上什么行人。这是正月初六春节收假的第一天,人们还没有调整到正规的作息时间上来。一段路是田埂,一段路穿过沼泽,再往前一百米就是经过一个狭长的池塘。池塘很深,水也清澈。在池塘接近转角的地方近两米高的驳岸有一段已经塌掉,看的出塌了已有相当的时间,路面向塘形成了一个倾斜的坡度。无人修葺的原因想必是这极大地方便了附近挑水浇菜的菜农,因而也无人反映。菜农将这缺口附近的地面弄的很湿,地面虽未冻结,塘面却有一层薄薄的冰。

对面有一个垂钓的老头,不时看一眼这边,似乎对这边的这位年轻人留有印象。

何君在塘边僵硬地站了下来,望着那层薄冰,好象自己的妻子还躺在那薄冰下。他下意识地紧了紧围巾,似有刺骨的寒冷包围着。

记得那天是2013年1月11日,阴历冬月三十,星期五。

上午的9点多钟,何君正在放射科上班。门外排着几个病人,有两个病人甚至挤进了门里。呻吟、扭曲、烦躁在病人中传播,让人压抑的情绪蔓延着。同一科室的郝丽丽比王维更能感觉到何君的情绪。何君脸色潮红,从上班起就一言未发,这让她觉得上班的时间太难捱了,不由多看了壁上的挂钟几眼。何君虽然没有看一眼挂钟,手却无意地碰触过口袋好几次了。那里面装着手机,手机上是有时间的,他始终都没有掏出手机查看。对何君的观察,她是细致的。

王维比何君要小一岁,与郝丽丽同为何主任的部下。他能觉察郝丽丽对何君的关注意味着什么:小姑娘爱上了有妇之夫!一般是不会有人对一个自己不爱的异性的一举一动那么在意的吧?

何君应该说是那种其貌不扬的男人,但老婆却是相当的漂亮,这多少可以证明或许他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常理下,有那么好的老婆,他不应再有非分之想的,然而男人的本性在这社会与猫的本性趋势是越来越切合了。何君不见得能超越男人的本性吧?那种“没有吃着羊肉惹一身骚”的男人固然进攻厉害,但这种闷骚型的男人成功率应该还说的过去。至于郝丽丽,在王维看来,她只是一个本分姑娘,与许许多多把恋爱当做一种精神寄托、资本积累、功课、敢作敢为敢爱敢恨而不知情为何物的女孩当然不一样,可在感情面前又有几个女孩不糊涂,潮流观念一样会殃及池鱼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所以说,王维观察的是他们俩个人。先有小三呢,还是先有出轨,这样的问题还是总有人爱琢磨的。

“听说精神病院有两个医生自己成了精神病人,与精神病人共用病房了。”何君说。

王维知道引发他如此话题的意思,无非说的是环境对人的影响,回应道:“幸好我们不是在精神病院工作吧。”

“可这也没有什么好庆幸的。”

“也许吧。”

“我们有天也会成病人的。”

王维懂得何君的意思,顺着对方的思路思考着,苦笑说:“病人和病人是没有区别的,这样一来,庆幸也就真的谈不上了。”

“有区别,一种病让我们痛苦着,另一种病用死亡终结我们的痛苦。”

病痛扭曲着一切,王维看了一眼病人,在感觉中留存下来的是一种声音——呻吟,一种情绪——烦躁。他平时已注意到,何君上班在暗室中呆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完成暗室里工作的所需时间。尽管他知道何君在暗室中除了洗片阅片之外另有猫腻,但有一点他觉得自己可能猜想到了,那就是在有意隔离病人的影响。

王维有点担心今天又会有什么事。这种担心不无道理。更况,人们都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约三个月前,那一天的病人也很多。何君拿着一张胫骨的片子递给一位脖子上戴着粗大金项链的黑蛮病人。

王维正好经过看到了,忙压低声提醒:“何主任,这个病人好象拍的是桡骨的片子。”

“你是说我把病人的手当成了脚了吗?”

病人本来不一定清楚胫骨与桡骨的区别,但经何君这么一说,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暴怒,将片子扔到地上:“我看你是眼睛长到脚上了,你是什么意思?”

“你说是什么意思?”何君轻轻地反问了一句。

王维原以为是太忙,何主任只是一时的疏忽,这下才意识到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王维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何君又能怎样解释自己的行为呢?医患压力太大吗?王维刚想怎么来解围,病人已一把抓住了何君衣领,一拳砸了下去:“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何君并没还手,也不道歉,轻笑着回答:“什么呀,不就是把你手当成脚了吗?不过进化前都叫脚吧?”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谁吧?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你这样的人!你他妈的这叫找死,这个我成全你!”

何君嘴角全是血,轻蔑地轻声说:“你,街上赫赫有名的‘十三少’,瞧你一副低贱相,怎么配叫‘少’?大不了‘土豪’而矣!也不是人人都想与‘土豪’做朋友的。”

郝丽丽心疼死了,表露的几近露骨,就差没有哭出来。最后院里领导以及派出所人员赶到才平息这场医患冲突,电话是她悄悄打的。何君自然是受到了院方的批评,并提出了自己不再胜任主任一职。院方深入了解了事情经过,研究分析这件事后成立了心理疏导小组。何君最值钱的那副眼镜被打暴了,据传现在所戴的一副好象就是郝丽丽买的,因为的确有人在那之后看到她去眼镜店转悠。

空气中流淌着躁闷的情绪……

王维正这样想着今天别再有事,就在这一念之时,何君的手机突然响了,这让他没有由来地神经紧绷。

何君将手上的片子递给总是离他很近的郝丽丽手上,停顿了一下,难道还要想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吗?犹豫着最终接了起来:“喂?”

“王维医生在吗?”电话是办公室小姑娘金汐妍打来的。

“你,找他有事?在。”何君皱起了眉头,思索着,“要不我把电话给他接?”

如果有事找自己何不直接拔通电话?王维摸了下自己手机,手机开着。他纳闷着这会是什么事呢?

“不是不是,他若在,你就把手上的事对他交待一下就行。这样的,你先别急,别紧张,听我慢慢说……”

科室很吵,对方似乎说不清,他也听不清,打开了扬声器,手机里传来对方的声音:“城关派出所打来电话,他们接到报案,王家畈堰塘发现了一具女尸……”

何君支撑着,摇晃了一下,手机滑落到地上。

电话的内容几乎在场的人都能听到。王维一步跨过去将他扶住:“何主任,那你快去,这里有我和郝丽丽。”

郝丽丽身子僵硬地钉在原地,脸色煞白,这意外对她太突然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