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网

冷清霍权高冷权少的腹黑妻_冷清霍权高冷权少的腹黑妻小说阅读

完本

高冷权少的腹黑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无邪 主角:冷清,霍权 标签:言情,总裁,情感,甜宠,生活

今天小编带来高冷权少的腹黑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冷清,霍权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无邪,冷清被最信任的人抛弃,并被要求嫁给一个如同丑鬼的男人。霍权被所有人惧怕,却单单吓不住冷清,她的无畏深深吸引着他,让他将冷清占为己有。而冷清因为背负着冷家继承人的秘密,不得不远离有可能带来威胁的霍权,可霍权偏偏要定了她。在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他们之间的感情慢慢升温,而更大的阴谋也终将被揭开……

高冷权少的腹黑妻精彩章节:

“二爷,你怎么样?”韦平心急火燎地把霍权拉起来,地板已经被烧得滚烫了。

霍权警告地看了他一眼,韦平欲言又止,终是咬牙忍下了。

可现在他们被困在大厅正中间,周围都是熊熊烈火,不时还有烧坏的木棍砸下来。

“我知道怎么出去!”冷清被浓烟呛得直咳嗽,不等霍权出声,直接拉着他的手就往前走。

霍权盯着那只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好一会,眼神渐渐变得幽深起来。

这条暗道是冷清无意间发现的,也不知道冷家用它来做什么,总之现在是派上用场了。

从暗道出来后,冷清才看到他肩膀处的衣服颜色比其他地方深,像是受了伤。

“你中枪了?”她皱眉问。

“你还好意思说!”韦平愤愤不平地瞪着她。

“韦平!”霍权喝止住他的抱怨。

冷清想到自己刚才推他那一下,心里忽地一沉。

“明天我会让人将你父亲救出来。”霍权漠然地看了她一眼,带着人转身就走。

他救她,她救他,他再救她养父,怎么算她都亏欠了他一次。

冷清最不喜欢亏欠别人东西。

“你脸上的伤,我能治。”冷清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轻声说。

霍权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倒是韦平两眼放光地看着她问:“真的?”

冷清点头。

“不必。”却没想到霍权会拒绝她。

难道他不想拥有一张正常的脸吗?

“二爷……”韦平想劝,被他冷冷一看只得低下了头。

冷清想起他刚才费力给自己戴上帽子遮丑的模样,心里阵阵泛酸,上前拦住他。

“这就不要我,是不是太小气?”冷清大概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悲凉得有些慌乱,便脱口而出了。

霍权眼中褪去那层冰霜,星光闪耀地看着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冷清指了指他的腿说:“你是因为我受伤的,等你腿好了……”

“不必!”霍权冷冷打断她,那表情竟是有些委屈。

冷清硬了小半辈子的心肠,竟在这么个丑娃儿面前软得一塌糊涂。

此刻在她眼里,他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霍二爷,只是一个与她一样痛不喊痛,苦不喊苦的可怜人罢了。

“我这人从来冷情冷性,你这次叫我走了,下次天涯海角都别想把我找回来。我管你是什么杀人如麻权势滔天,只要我冷清不愿意,你连尸体都带不回来。”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冷清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霍二爷对她是另眼相看的,甚至是有意要带她走的,所以她才会如此拿乔。

“哼!”霍权冷哼一声,看在冷清眼里倒像个赌气的孩子。

韦平不敢出声,只默默朝她招手。

冷清不由得失笑,刚才还横眉竖眼地骂她呢。

“冷清呢?我刚才看见她去救你了,她人呢?”冷菲眼看着别墅被烈火吞噬,抓着秦征怒吼。

秦征却是一动不动失神地盯着大门出口,幻想着她会突然从那里冲出来,恍然不觉双手乃至整个西装袖口全被烧毁。

冷菲抬手想打他,被阮凌音抓住了手腕。

“秦征你算什么男人!你居然丢下冷清一个人逃命了,你这个人渣!等我爸爸回来,他不会饶过你的!”冷菲不敢得罪阮凌音,只能冲秦征撒气。

阮凌音瞥了秦征一眼,伏在她耳边轻声说:“小菲,这不一直是你的心愿吗?你欺负了她这么多年,如今她终于消失了,你不高兴吗?再说了,你刚才烧了霍权的猫,他要是追究起来,你这小脸蛋可就保不住了。到时候别说你爸爸,就是孤城所有大家族合力,也斗不过一个霍权,现在他们都死了,是皆大欢喜的事啊。”

冷菲听了她的话,脸色立刻惨白起来,她是讨厌冷清,她讨厌她害死妈妈,讨厌她处处比她优秀,可是她没想弄死她。

从小到大只有她能欺负冷清,只有她能!

冷清跟着霍权三人走了五分钟不到,就来了两辆车,上面下来两个训练有素的保镖,在霍权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霍权微微点头,然后回头看了她一眼。

“你还愣着干什么,二爷叫你上车!”韦平推了她一把。

冷清回头淡淡扫了他一眼说:“下次你再敢随便碰我,那只手可就保不住了。”

韦平低头一看手腕上的佛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拿走挂在了旁边树枝上,他竟一点都没察觉。

这女人倒还有几分本事。

上车后,冷清看霍权肩膀还在流血,试探地问:“伤口要不要包扎一下?”

霍权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眼看得冷清背脊发凉,她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乖乖收回倾斜的身子,正襟危坐。

突然身边传来布帛撕裂声,她扭头一看霍权已经单手将衬衣撕成两半,整个上半身裸露出来。

这皮包骨头的模样,倒怪会惹人心疼。

冷清轻咳,接过司机递来的医药箱,替他清洗伤口。

他身上不止有枪伤还有烧伤。

“你不怕我?”他开口问,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其实你的脸只是有点恶心,并不可怕。”冷清如实回答,然后就感觉他身子一僵,蓬勃的怒气散发了出来。

想到他那些令人胆寒的称谓,冷清心尖颤了颤。

平时她仗着自己有点小本事,除了秦征又无牵无挂,举止便只随心,竟忘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没了秦征,她如今最看重的便是自己这条小命了。

“霍先生,我们从前认识吗?”冷清替他包好最后一个伤口,定定地看着他问。

霍权眼中明灭不定,终究被冰霜覆盖:“就凭你?”

这句话着实气人,冷清在他伤口上使劲按了一下,他却吭也不吭一声,仿佛感觉不到痛。

“你调戏人的手段,很拙劣。”

调戏?他从哪看出她是在调戏他?

冷清无奈地摇摇头,干脆看向窗外不理他了。

可是渐渐的外面越来越荒凉,冷清意识到这不是去医院的路。

“你的伤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她回头瞪着他。

霍权只看了她一眼没回答。

冷清向来不是多管闲事的性格,见他不肯说便也不多问了。

过了好一会倒是他开口了:“你不问我带你去哪?”

冷清微微皱眉:“生死且由你定,去哪又有什么关系?”

“呵!”良久,他只发出这一个音,之后再没跟她说过一句话。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