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占有:总裁求放过

偌大的别墅,矗立在景观湖边,黑漆漆好似一座死城。

陆一微抱膝坐在大厅台阶上,肩头披着起球的毛衣,毛衣下,是白泽送给她的礼物——那件曾在宴会上惊艳四座的蓝水晶长裙。

她至今也不敢相信,白泽居然抛下了她。

何必呢?

他本来就是天际最闪耀的星,是众人顶礼膜拜只敢在梦里YY一下的人物。

她从未敢奢望过,即便飞上枝头,像自己这样一个在底层长大的姑娘,会真的得到他的垂青,可是他一次次地靠近,带着低吟浅笑像三月春风拂过她,她就醉了,她就沉沦了,她就真的把自己当做被施了魔法的灰姑娘,遇上了深情款款的精灵王子。

老天真的很可恶,用一年的时间,把她捧上云端,让她享尽梦幻浮华,再狠狠地把梦揉碎,将她打入地狱。

脸上的泪痕已经干透,陆一微呆呆望着头上黯然的水晶灯,叹了口气,她现在,已经穷得连电费都付不出来了。

华氏电子的继承权,只是一张空头支票,她的生父陆致远留给她的,是濒临破产的公司和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巨额债务,而他大部分的财产,早就被他转移到了那个男人和他母亲名下……

“小姐,接收房子的人来了,您……还是早点走吧?”

老管家的白色手套按在大门把手上,面无表情地提醒着她,豪门本来就是趋炎附势,何况对她这个半路掉下来的女儿,更不可能有什么温暖。

陆一微僵硬地点点头,起身走下楼梯。

两扇大门缓缓打开,整个别墅的灯在这一刻突然亮了起来,刺眼的强光让陆一微不由抬手挡了一下。

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脱下羊绒大衣递给管家,做了个手势,管家便躬身退了出去,两扇大门再次缓缓合起。

陆一微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视着他。

那张俊脸一如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只不过清爽的碎发全部梳朝了后头,服帖地贴着他头部的轮廓,变得更加深沉和冷漠。

如她所想。

顾恺,果然是最终收割这一切的人。

现在,他正带着嘲讽的笑意,一步一步逼近她。

“微微,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造化果真弄人,你说是不是?”

顾恺走到她面前,压迫的身影笼罩住她,淡淡香水味漫入鼻尖,陆一微皱眉偏过头,却被他捏住下巴硬掰过来。

“你那好哥哥陆景商现在躺着医院里,多半已经是个植物人,至于明星大少爷白泽,几天前去了美国,呵……明知道你身处绝境,他却在这个时候去了美国,微微,大厦崩塌,最后站在你面前的,竟然是我,很意外不是吗?”

陆一微咬着牙齿,歪头对他笑道。

“那又怎样?顾恺,得到了一切,不去找你的许安安炫耀,却特意跑来这里看我的笑话,借此获得变态的满足感?还真是空虚得可怜。”

顾恺双眸一眯,捏着她下巴的手加重了几分。

“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

他突然垂首,在她耳边轻声道。

“求我吧?求我要你,当年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从没碰过你,你该庆幸,我很怀旧,前女友的一夜,在我这里,也许能卖个不错的价格,可能刚好足够偿还华氏电子的债务。”

陆一微浑身一颤,怒上心头,扬手便打,却被他轻易捉住双手,反扭在身后,她挣扎间,顾恺呼吸沉重,扯下了她的毛衣,露出莹润白皙的肩头。

那件露背的蓝水晶长裙,于是一览无遗。

顾恺微微一怔,继而紧咬牙关,盯着她身上的长裙喃喃。

“这条裙子……我没记错的话,那一夜,你就是穿着它从台阶上下来,走到我面前,狠狠地羞辱了我一番,像个恶毒又美丽的蛇妖……”

“你他妈放手!”

顾恺回神,猛地将她压倒在厚实地毯上,手指顺着裙子滑上她的大腿。

“听说这是白泽送给你的?都到现在了,你居然还穿着它?还对他抱有幻想么?啧啧,他是不是让你十分欲罢不能?”

他手指突然用力,撕拉一声撕开了她的裙摆,无数精致的水晶粒散落在地毯上。

他咬住她的耳垂,语气恶毒又甜蜜。

“陆一微,你这个贱人!我要把你关在这华丽的牢笼里做我的地下情人,一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只手伸进她的裙子,陆一微突然睁大双眼,张开口恶狠狠地咬在了顾恺肩头。

顾恺痛哼一声,下意识松开了手,陆一微趁机屈膝,一膝盖顶在他小腹上,飞速站起来往外逃跑。

顾恺捂着重要部位疼白了脸,却还是伸手拽住她的脚踝。

“贱人,你!”

陆一微毅然抬起高跟鞋在他手上踩了下去。

顾恺痛叫着放了手,陆一微终于得以脱身。

逃出别墅,陆一微扶住湖边一棵树,大口喘气,可就在她以为自己已经安全逃离魔爪时,却陷入深深的绝望。

水中倒影流光一晃,她警惕转身,七八个男人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将她困在了湖边。

这些人,精悍,凶狠,一看就并非善类。

陆一微万万没想到,不过一年,顾恺竟然和黑道搅合在了一起,她咽了口唾沫,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顾恺握着自己鲜血直流的左手,穿过几人,俊脸无比狰狞。

“陆一微,你的死期到了,今晚我要当着众人的面玩死你!”

眼见他一步步逼近,陆一微忍不住颤抖起来。

好吧,与其被这禽兽折磨得半死,毁尸灭迹,不如……她闭上眼,提着长裙纵身跃入湖面。

下沉的过程中,她的长裙在水里绽开,一丝一缕映着水晶的光点,幽蓝迷幻,意识涣散间,陆一微缓缓闭上眼睛。

也好,如果这是梦,那么就让这噩梦结束在此刻,永远不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