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二虎抬棺

在别人眼里,我爷就是一个靠木匠活吃饭的手艺人,可我却觉得他很奇怪,甚至有点犯邪性。

我爷那么大岁数就一个嗜好——收大钱儿。

他没事儿就十里八村地转着收大钱儿,品相好的他还不要,专挑那些旧的大钱儿往家里划拉。

以前还有人说过,亲眼看见我爷钻过坟茔圈子,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大钱儿,说他为了弄钱不要命了,连死人的压口钱都往出拔。

这事儿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村里不少人都特意跑去看过坟地。可是坟地从头到尾就没有哪个坟被扒开过,就连坟茔上的荒草都没倒一根儿。

我爷当场抽了那人俩嘴巴,这事儿才算完事儿。可我知道,我爷肯定去过坟地。有时候他半夜回来,身上带着棺材味儿,就跟我家里屋那口棺材的味道一模一样。

农村有规矩,棺材不进屋,就算是老人给自己备下来的寿材也只能在仓房里放着,可我爷不仅把棺材弄进了屋里,还独占了东北人用来供老祖、供大仙儿的东屋。

那口棺材,唯一的作用就是装我爷收回来的大钱儿。

我爷每次把大钱儿收回来,都在半夜关上灯,摸着黑地蹲在地上用磨刀石来来回回地磨,直到大钱儿能在窗口那儿反出光来为止。

我爷把钱磨好了,就往里屋的棺材里一扔,再不往出拿。他自己说那是为了给自己垫棺材底儿的,从来不让我碰棺材里的大钱儿,碰了就使劲抽我的手。

我爷还特意告诉我:家里的事儿打死也不能往外说,一个字都不许说,就算有一肚子的疑问,也得憋在肚子里,该告诉你的事情,我早晚会告诉你。

我爷不让我问的事情,我也不敢往深入寻思。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我才发现我爷真不是一般人。

我十岁那年,跟着我爷去邻近县城进点木料。我爷让我自己在道边儿等着,他跟人装料子去了。这时,有个老头子走到我边上,问我:“小伙儿,你多大了,属啥的?”

我说:“我十岁属虎,咋拉?”

那老头就跟我说:“给你一百块钱,你给我干点活儿行不?”

我一听一百块钱,那还不干啊?就跟着他走了。谁曾想,到了地方才知道,他是让我去抬棺材。那老头还说,要弄什么“二虎抬棺”。

我听完就不干了。老辈人说了,棺材杠子一压身,大运至少低三年。要是至亲长辈就算了,要是给外人抬棺材,说不定十年八年都翻不了身。

我眼看另外那只“虎”跟我岁数差不多,明显是有点傻。要不谁家能舍得让孩子过来充孝子,抬棺材?

那老头把我弄来抬棺材,那不是坑我吗?

我想走,那老头抓着我不放,说我已经收了钱了,不让我走,硬是按着我,往我身上套带子。那边的司仪喊着“敬香”,就要把香炉子往我头上摆。

我吓得直往后面躲时,我爷不知道怎么来了,伸手夹住香炉子里的三炷香,往外一掰,齐刷刷地把三炷香给掰了下来。我爷手掌一沉就把三支冒着火的香头倒着插进香炉里,接着伸手撩开我身上的带子,拉着我就往出走。

那家人当场就急了,说我爷坏了他家运气,说什么都不让我们爷俩走。

我爷冷着脸来了一句:“你敢不让我走,我就能让棺材里的人走不出去!”

骗我那老头“哼”了一声:“想走,你得把钱赔了。你孙子收了我一百,没办事儿,你得赔三百。没钱,就拿东西顶账。”

那年头,一百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我爷哪有那么多钱?结果,我爷把自己的木料全都压给了赶车送我们过来的老张头,从他那儿借了三百块钱给了那家。

我爷带着我出来之后,在县城附近转了多半天,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才转悠到那家门口,在他家大门正对面埋了一把从大集上肉贩子那儿买来的杀猪刀和一枚大钱儿。

我爷干完这事儿,二话没说转身就走了,回到旅店给老张头扔了句话,“勤上那家看着点,他家什么时候在门口挂出来三根荆条,你什么时候过来找我”,就连夜带着我回了家。

我走在路上哭了一道儿:“都怪我,咱才让人讹了。”

我爷说:“没事儿,过几天,我就让他们跪着把钱还回来。”

我那时候估计我爷是抹不开面子才跟人家这么说的。他埋那些东西能干什么?

谁曾想,半个多月之后,老张头就急三火四地跑到我家里,进门儿头一句就是:老哥儿,你真神了!

你走之后,那家就开始闹邪。死了那老头天天往家走,谁碰着就高烧不退,大人、孩子烧得都说胡话了。

那家前前后后请了三拨人,那些人不是蒙事儿的,就是二把刀,屁用都不顶,不仅没压住那东西,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就说骗你钱的那个老瘪犊子,当着村里人的面儿拍胸脯子说肯定没事儿了,结果那家老娘们儿点头哈腰地把人送到村口,还没出村儿,就看那老瘪犊子两只脚都不往正路上迈,眼睛瞅着大道,斜着走出十多米去,一头扎在地上,像长虫一样往前爬,一路爬进了道边儿的臭水沟,等人捞上来,眼睛都斜了。

那家人一看不好,赶紧花了大价钱从外地请来一个老先生。那人倒是有几分成色,来了没一会儿,就找着了你埋下去的那把杀猪刀。

那老先生蹲在地上看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自己家得罪的人,自己去赔罪吧!要不然,我管得了初一,也管不了十五。”

那家当家的问他咋回事儿,那老先生说:“你家的风水全在大门上,有人给你家弄了‘千里来龙’的风水,外面来的地气不仅让你家财源广进,也压住了你外面的邪气,不让外面的东西进来。”

“有人在你家门口埋了把带血的杀猪刀,正好卡在龙脖子上。‘千里来龙’,你还来个狗屁?有把凶刀逼着龙道,不但挡了你家的风水,也把煞气带进了屋里;再加上一枚领路钱,你家老头儿不回来才是怪事儿。”

“干这事儿的是高手,一把杀猪刀就能把你家闹得鸡犬不宁,说明他不仅能看风水,还能引魂招鬼。你要是没得罪人,他也不会动手。这事儿我要是管了,连自己都得搭进去,我管不了。”

那家当家的当时就吓哭了,把得罪你的事儿给说了。

那先生当时就生气了:“你家这办的什么事儿?坑人坑到大先生头上!人家没直接让你家破人亡,那是手下留情了。赶紧找人去吧!

那老娘们儿吓得嗷嗷直哭,说是找不着人。当家的拉着先生说了半天好话,他才说,让那家在门口挂荆条,还特意喊了几声:“那位高人,我东家不懂事儿,冒犯了虎威。本来该负荆请罪,可是找不着您的仙乡。门上挂着荆条,您过来随便出气。”

老张头说到这儿,说得眉飞色舞:“那家三天挂了三根儿荆条了,我一看着,立刻回来给你报信儿。老哥儿,你是不是先生?”

我爷说了一句“问这干啥”,就开始收拾东西,带着我往外走。等到了那家,我爷伸手抓起门上的荆条子,大摇大摆地往他家院子里走。

一个穿着蓝布中山装的老头也迎了出来,一见我爷就抱了拳:“三山五岳出真神,五湖丶四海藏金仙。敢问朋友烧的是哪炷香?”

我虽然不知道他问这话是啥意思,但也能猜出来,他大概是想跟我爷套近乎。

我爷却拎着荆条来了一句:“香炉子碎了,不烧香。”

那老先生脸色连着变了几下才叹了口气,指着那家当家的:“你自己惹的祸,自己往回收。”

那老爷们儿走过来,“噗通”一声跪下了:“老先生,我不懂事儿,你神通广大,别跟我一般见识……唉呀妈呀——”

我爷没等他说完,抡起荆条子照他脸上就是一下。那荆条子都带着风,抽在脸上就一个血道子,疼得那老爷们儿直喊妈。

我爷冷着脸又来了一句:“把手放下,还两下没打呢!”

我爷那脸色像是要杀人似的,一院子人谁都不敢过来劝。那老爷们儿好不容易一松手,我爷又是一下抽了过去,打得那老爷们儿嘴丫子直往下淌血。

我爷这才把荆条扔给了我:“最后一下你打。”

上回我看他们人多才害怕,这回有我爷撑腰,我怕啥,拎着荆条子就往前走。那老爷们儿不敢对我爷怎么样,却拿眼睛直瞪我。

我一开始让他那眼神吓了一跳,可我马上就回过了神儿来,抡起荆条劈头盖脸地就抽了下去。这一下正好抽在他眼皮上,把人抽得像杀猪一样满地打滚儿。

我当时吓得够呛,生怕把人给抽瞎了,赶紧偷眼去看我爷。

我爷却像没事儿人一样:“用不着害怕,瞎了也是他自找的。没把他眼珠子抠出来,他得感恩戴德。”

这时候,那个老先生才拱手道:“朋友,这家跟我也算是有些渊源,你气也出了,就麻烦你出手给人家消灾解难吧!”

我爷望着天没说话,老先生冷着脸问那家:“你们还有什么礼数没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