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摊上大事儿了

2014年暑去秋来,转眼一年一度的适龄儿童入学季又如期而至。

滨海市林业公司综合办公楼三层卫生间内,三十四岁的法务干事严旭尧正独自抽着闷烟为女儿薇薇的入学问题发愁。今年,他七岁的女儿薇薇刚好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但选择哪个学校成了摆在眼前的棘手难题。

其实,孩子上学本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难就难在上一个口碑好的小学。现今在这个拼爹的时代,口碑好点的学校尤其是名牌小学俨然成为社会各路神仙角逐的力场,每个人都使劲浑身解数为自己的子女挣的一席之位。

严旭尧虽然工作了近十年,但还只是个国企小职员,人脉全资狭小,在子女就学这个问题上实在法力有限。几番找关系遇阻后,他有些心灰意懒,于是打算让女儿找个就近的普通学校上学,但妻子沈筠坚决不同意。

沈筠认为女儿不能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坚持要女儿去全市最好的师大附小读书,为这事而儿严旭尧没少受妻子的冷嘲热讽地奚落。就在几分钟前,严旭尧又接到了妻子的电话,他没敢在办公室接,怕被同事听到传开影响不好,于是赶忙去了旁边的卫生间。

妻子沈筠在电话里埋怨说:“老公,你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半天才接我电话?!你说你好歹也在法律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不说,现在连为自己的女儿找个好点的小学读书的人脉也没有,真让我觉得心寒,当初嫁给你时就是看好了你是支潜力股,没想这么窝囊。”

严旭尧压低了声音:“老婆,老婆大人,求你少说两句行不行?给我点时间再想想办法,我打听了一下,即便是托关系进师大附小赞助费也得十几万,我们现在想想能凑多少钱?”

妻子在电话另一端闻言怒了:“严旭尧,你还有脸提钱!你说这些年你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就你那点破工资连薇薇的奶粉钱都不够,哪一点不是靠我没日夜工作勉强支撑着。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我不管你使啥本事,反正咱们薇薇必须要上滨海三小。”

挂了电话后,严旭尧越是回味妻子的埋怨越是觉得窝火,自己当初好歹也是京城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来到林业公司工作这么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年年个人业绩考评都是优秀,可职位晋升一直停滞不前。再看看比自己晚两年进入公司的师弟高子捷,现在已经被提拔为总裁办主任,摇身一变成为了自己的主管领导。

他每个月的薪水只有紧巴巴的六七千多块钱,这在物价飞涨的今天连女儿报课外班的学费都不够。与那些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同学来比,更是觉得汗颜,几个好哥们也都知道他的处境,大伙儿聚会吃饭唱歌时从来不让他掏钱。

严旭尧越想越觉得憋屈,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他觉得是时候规划改变一下生活了,或许辞职换份工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凭着自己名牌大学法律专业的底子,当个律师也不会比现在差到哪去。

严旭尧把烟熄灭扔进垃圾筐,扳开洗手池的自来水冲了把脸,拉开卫生间门准备回办公室工作。

然而,就在他把门拉开的那一刹那,一具丰满诱人的女人娇躯迎面仆倒过来,与他正好撞了一个满怀,女人在他肩上发出了一声嗯咛。

严旭尧低头一看,女人大概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容貌秀丽,风韵不输二八少女,正是公司有名的冷美人苏含卉。

苏含卉是公司新调来的副总裁,主管木材外销工作。她在公共场合露面不多,素以冷艳著称,刚才想必是在卫生间门外正要推门进来时恰巧赶上严旭尧把门拉开,她的身子才一个失力站不稳倒在了他身上。

苏含卉先是惊愕地望了严旭尧一眼,接着又迅速回头瞅了瞅房门上的女士头像标志,嘴巴一张大叫:“你这变态……”

此时,严旭尧也回过神来,顺着女人的目光他发现原来自己接妻子电话时精神恍惚误入了女卫生间,他的脑袋嗡地一声,心想这下自己闯祸了。

本来误入女卫生间就是百口莫辩的事儿,可谁想竟是漏屋偏逢连夜雨,偏偏恰好被自己公司的女上司堵在了门口,而且她人还被自己抱在怀里,自己这下算是摊上事儿,而且是摊上大事儿了。

严旭尧无法想象这件事被同事知道的影响和后果,当他看到苏含卉张口就要大叫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赶紧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抱着她温软的身子往卫生间里侧拖动,同时顺手把卫生间门给带上了以防被别人看到。

苏含卉虽然贵为公司领导,但毕竟也是女人,哪里遇见过这阵势,不由惊得花容失色,想奋力把严旭尧推开,但奈何自己力气怎敌得过一个血气方刚的汉子,越是挣扎越是被对方抱得紧,口中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严旭尧抱着平时里甚至不敢用正眼看的女上司,深呼吸了口气,解释说:“苏总,如果我说这是个误会您肯定不相信,但我真不是故意的,刚才接家里电话时没注意卫生间的指示牌这才误入女卫生间,求您别喊叫,我就放开手,要是同意的话您就点头示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