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难言

半夜,凌晨三点。

陶知乐一向睡得浅,一点点响声都能把她惊醒。

她租的房子是简陋的安置楼,治安不太好,经常有小偷光顾,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总是留心锁好门窗,睡觉的时候也留了个心眼。

所以门锁被人撬开的时候,她就已经惊醒了过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随着踉踉跄跄的脚步声,那味道离自己也越来越近。

一股心慌的感情传遍全身,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吞了口口水,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她紧紧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一只手偷偷地在枕头下面摸索,手指触碰到刀把的时候,连忙紧紧握住。

就在这时,被子“刷”地一声被人掀起,一具高大的身躯猛地覆了下来。

“啊——”陶知乐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下意识握着刀就要朝身上那人刺去。

但没有想到的人,男人一手就钳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按在了她的头顶。

陶知乐手里的小刀,倏然落在了枕头上,只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声。

接下来就是铺天盖地的吻。

“呜呜呜……”她不住地摇头,但还是躲不开那人的唇舌,被吻了个正着。

他暴烈地想要撬开她的牙关,奈何陶知乐死死咬着牙,不让他再继续侵略一分一毫。

他干脆转移阵地,他的吻带着强烈的酒气,湿湿地在她脖颈处舔舐,然后蔓延到锁骨。

“不要……”陶知乐捂无助地哭喊着,双手拼命推据着身上男人的胸膛,却没有一点作用。

被秦家赶出门,已经够悲惨了,她不要在这种潦倒穷困的地方,又失了清白!

男人似乎已经失了神智,根本不顾陶知乐的反抗,双手粗暴地扒开她的上衣,埋头在她胸前,拼命地啃噬着。

胸前是一片可怖的湿濡,陶知乐勉强撑开眼睛,绝望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就着窗外的月光,男人英俊的面容一览无遗。

她就像被一道惊雷猛然击中了一样,瞳孔剧烈地收缩着,浑身僵硬,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秦深!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将自己带回秦家,却无论如何也不肯给自己一个名分,最后只让自己呆在秦家,做一个卑微的保姆的男人!

可是不管她委曲求全到何种地步,最后还是被赶出了秦家……

察觉到她越来越弱的力道,秦深嗤笑了一声,撑起身子,想好好看下身下的女人。

目光触及到她满脸的泪痕的时候,他身子不由得紧绷了一下,随即脸色一沉,倏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装出这幅贞洁烈女的样子给谁看呢?”秦深恶狠狠地咬着牙,恨不得把身下的女人掐碎一般,“别忘了,我可是见识过你在别的男人身下娇喘的样子的,你这招对我没用!”

他像疯了一样地撕扯着她的衣服,本来就轻薄的睡衣,根本经不住他的拉扯,没多久就在他手里碎成了两半。

陶知乐被动地承受着他的掠夺,手无力地瘫在一边,渐渐松开了那把刀。

知道身上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秦深,她就像倏然松了口气一样,心里竟然还有些庆幸。

她这辈子,只爱过这一个男人。

也只会给这一个男人。

但是她这幅认命的模样,在秦深眼里,却演变成了另外一番滋味。

他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眼里最深处的感情被夜色掩埋,死死地按住陶知乐的腰,粗暴地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