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无双护卫

“小兔崽子,我一把屎一泡尿把你拉扯到这么大,不容易吧?”

“老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跟我来循循善诱那一套,你那点花花肠子我又不是不知道。”

“咳咳!就不兴我弄点神秘感?”

“说,还是不说?不说拉倒。”

“这可是你说的。好,师父要你去念大学。”

“有没有搞错?我说老头,你让一个从来没念过书的人念什么大学?你拿我寻开心是吧?”

“这么多年了,虽然你没有叫过我一声师父,可我们也相处了这么多年,我早已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孙子看待。我这些年尚能苟延残喘,可是再说十年、二十年呢?如果有一点我撒手人寰,你连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就算是死了也死不瞑目啊!下山是迟早的事情,我只不过是想要提前让你适应这个社会罢了。”

“老头,你真没开玩笑?”

“非常认真。”

“不要啊老头,我和你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是不是你觉得我不够优秀所以想赶我走?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气我前天偷了你珍藏大半辈子的一坛百年竹叶青,大不了我还给你就是了,小气兮兮的还有个爷们儿样?”

“再说一次,我没有开玩笑。”

“……”半晌停顿:“老头,你真要我下山去闯荡?”

“没错。”

老头说:“记住,这次你下山,首先去华海市找一个叫上官香香的女孩,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她,同时去华夏大学报名和她一同到大学里念书。这次任务执行成功了,上官家会给你一笔不菲的佣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诗词歌赋天文地理样样你都不比任何人差,在打架斗殴骂街方面更是出类拔萃,如果被人灰溜溜的撵回来,自己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省的丢人现眼。”

“我……”

“我什么我?带着你的行囊给我滚下山,再不滚小心老子发飙。”

“……”

摇月之家公寓。

栅栏之外,身着一身青衫长袍背负一个补丁包囊的叶辰宇,脑海中浮现出临走之前和老头的对话,心中一阵咕噜:保护千金大小姐?念大学?老头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突然抽风了?不过从来没有任何一次见过他的态度那么坚决,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算一步吧。

收敛心神,打开手中纸条再三确认老头所给的地址没错后,叶辰宇这才上前在公寓外按下门铃。

一次。

两次。

三次。

“……”

杳无音讯。

“没人?”

叶辰宇眉头微皱,不经意之间一推,没想到居然把栅栏推开,怔了怔之后踏步走入公寓内部。

放眼一看,只见摇月之家公寓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入眼便是一片草地,在草地中央生长着一棵并不多见的樱花树,一架秋千就在樱花树旁边随风轻轻荡漾。

目光远眺,整座摇月之家呈复合式建筑,统一的白色装潢,其间用天蓝和粉红色彩点缀,别有一番滋味。

“有人吗?有没有人在?”

庭落小筑静谧一片,叶辰宇的询问声再度石沉大海。

他从小到大就和老头生活在一起,除了老头给的地址外在华海市完全无依无靠,这摇月之家的主人摆谱,自己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赶到华海市火车站没人接自己就算了,好不容易才找到公寓还找不到半个人,他的心里哪能没有一口怨气?

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这家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寻路而上,对着公寓的房门一边大喊一边敲门,他就不相信敲不出一个喘气的来。

当叶辰宇伫足在最后一处还没有敲击的房门面前的时候,他很坚定的对自己说:“如果这个房间里还没有一个活人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去他妹的任务,放把火烧了公寓回西岭雪山去,谁爱做这任务谁做去。”

“咚咚咚!”

想通过后,叶辰宇格外气定神闲,再度敲响了房门。

“嘎吱!”

半晌无声。

就在叶辰宇准备实施自己计划,转身找干柴放一把火就闪人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

“谁呀?”

房间中,走出一道慵懒的身影,保暖衣将完美的身材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如瀑的青丝长发有些散乱的披在香肩,纤纤玉手挠了挠头,原本惺忪的眼眸在入眼看到一个黑黝黝身影的时候突然瞳孔放大,“啊”的惊呼一声,作势就要警惕的关上房门。

好不容易才从摇月之家敲出一个“活人”来,叶辰宇哪会放过这个机会,眼疾手快一把将房门撑开,开口便道:“妹纸,我……”

极品美女哪曾细看叶辰宇,再说了,就算细看,就冲他的一身装扮也不会给出太高的评价,堵着门硬生生打断了叶辰宇的话:“你是行乞的吗?我知道。你先放手,我给你一些食物和钱财就是了。如果你要强闯的话,我立即报警。”

行乞?

次奥,她把我当成乞丐了?

叶辰宇内牛满面:虽然我谈不上玉树临风,但至少也风流潇洒好不好?

“妹纸,你听我解释。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乞丐……”

“不是乞丐,那你就是小偷了?好啊,你这小偷行窃都敢这么光明正大,我我我…我踹死你。”

极品美女心急如焚,昨天电视台才报道了,有个入室抢劫的杀人犯,她在看叶辰宇的穿着打扮,这…这家伙不会就是那个犯罪分子吧?

当即,极品美女想也不想,变守为攻,骤然一个撩阴腿踹向叶辰宇的裆部。

好狠的一脚。

叶辰宇自幼和野兽为伴,从会走路开始就被老头逼着习武,对危险气息的察觉异于常人,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反应迅猛,双腿一夹便钳住极品美女的青莲小足,暗暗松了一口气:小辰宇算是保住了。

“恶贼,放…放开我。”

极品美女没想到叶辰宇的反应这么快,自己可是跆拳道红黑带的高手,居然一招就被眼前这个家伙擒住,更让她坚信叶辰宇就是那个入室抢劫杀人犯,求生心切,不由自主的大力挣扎。

叶辰宇哪有能想到,初次接触自己就被眼前这美女安插了这么多个身份,极品美女挣扎的越厉害,他为了自己的小辰宇着想就不得不加大控制的力度,可是这样一来姿态实在太别扭,脚下重心失守,一头就向极品美女栽去。

这是什么招式?

极品美女大脑停顿:在自己所练的跆拳道里,没有这一招啊?!

“噗通!”

一声坠地脆响,两人同时倒地。

叶辰宇带着悲呛的声音看向那张惊吓的花容失色的脸颊一阵崩溃:“妹纸,你要相信我,我不是坏银!”